北京液氮罐网

您的位置:首页>>技术文章 >>唤醒一只正在装睡的猪
上一页:女性如何对抗绝经下一页:王淑芳的北斗“星”路

唤醒一只正在装睡的猪

前情回顾

他15岁时差点炸死自己全家,把整栋楼夷为平地。高中要开除他,公安局不让,理由是:“这个小孩流入社会,比待在学校更危险。”

这不是开玩笑。他去上大学的路上,随身带了十二种炸药,差点把飞机炸了。后来他开始造火箭。那年毕业,他开了一家公司,声称要把人类送到外星上去。

他叫胡振宇。他的人生轨迹就像一颗卫星,随着火箭拔地而起。他的公司估值一亿。他才22岁。

目前的他正身陷争议。这位媒体眼中的“火箭天才”、“中国内地首家私人航天公司的CEO”,在一些圈里人口中,却是一个技术上一无是处甚至人品有问题、只靠个人炒作谋取私利的“宣传委员”。

事实究竟如何?航天,这个常人眼中神秘而高端的行业,会变成一个人人皆可参与的产业吗?这个混杂了梦想、野心、谎言、危险气息的故事,比看上去要更复杂。

“知道”(nz_zhidao)带你跟随记者脚步,揭开这个“火箭少年”胡振宇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记者手记

有梦想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阿猫阿狗都有梦想,我还梦想比海明威写得更好呢。但有一个时髦的梦想,那就不一样了。

胡振宇就是一个有着时髦梦想的人。他是个学工商管理专业的网球体育特长生,刚毕业一年,开了家航天公司,叫“翎客航天”,英文名 “LINKSPACE”,和埃隆·马斯克的“SPACEX”一词之差,号称是“中国第一家民营航天公司”,并计划成为下一家“国际商业航天公司”。

这还不是胡振宇梦想的全部。在一次电视节目里,他说他的终极梦想是带领人类进行星际移民。“我们的梦想,真的,是星辰大海。”他看着镜头,诚恳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。

亲见火箭少年

这家公司的梦想是如此牛逼。所以,当我亲眼见到他的办公地址时,我的心情是崩溃的。那是江苏省高邮市郊外30公里的一处农村院落,鸡跑来跑去,地上到处都是鸡屎,堂屋正对大门的墙上贴着“天地君亲师”。

胡振宇跟我说,我们搬地方了,所以有点乱,来,我带你去我们新的办公地址。于是我们上了他那辆3万9买来的二手面包车。胡振宇开车奇快,转弯也不带减速,车身剧烈地倾向一边时,他看上去毫不以为意,颇为潇洒。新的办公地点也没好到哪去。那是一块半个足球场大小的水泥地,杵着一栋十多平米的小水泥房。周围都是农田,房子不通水电,屋顶上再插面旗子,就跟孙悟空变的土地庙差不多。

我站在那里,听着田野里青蛙和知了的叫声,愣了好久。我读书少,但也知道航天是一个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产业,要说这里能造出航天火箭来,我是不信的。

接着我就在那个地方待了一周。这个新公司没有任何产品,成立以来唯一接到的合同就是给一个科研院所做发动机测试实验,并且几无规章制度可言,上下班时间毫无规律,也没有安全章程。有一次,胡振宇把液氮罐拧开给我看雾气的时候,旁边的员工还叼着烟——公司七个人,除了胡振宇几乎都抽烟,我觉得抽烟是这家公司做的最多的事儿。

有天晚上做发动机测试,由于使用了一个老化的继电器(为了省钱),乙醇和液氧照常喷进了消音筒,火花塞却停止了工作,也就是说,那个消音筒瞬间成了一根超级雷管。谢天谢地,当时烟都抽完了,不然八个人很可能被当场炸死。

回过头来,再说说胡振宇。

胡振宇从小矮瘦,读初中时常被欺负,他的特长是弹钢琴和打网球,并因为后者而以体育特长生身份进入大学,被统一编入工商管理专业;大学时他迷上了造火箭,加入火箭爱好团队“科创航天局”,历经艰难,造了一枚探空火箭并发射,但其间与小伙伴发生摩擦被团队开除;毕业后,他白手起家,创立翎客航天。

胡振宇并不是天才,他的成绩甚至是很差的,高考只有三百多分,大学时因为挂科差点没能毕业。他造火箭的经验与知识全来自科创航天局,在一个小组里担任领导,但最终以被团队开除而告终,这证明他并不是一个优秀的leader。

说一千道一万,胡振宇不过是参与制造了一枚探空火箭而已,探空火箭是什么?1958年,北航的师生就造出来过,“文革”期间,普及到了很多农村地区,用来人工降雨。我们通常所说的火箭,其实是指运载火箭,这就比较高精尖了,现在世界上能够独立发射运载火箭的国家不超过十个。

胡振宇真正擅长的,其实是讲故事。他的人生经历经过他的“翻译”以后,不守规矩成了勇敢和叛逆;在航天领域一无所知、一无所有成了“坚持梦想”;他还经常透过媒体向航天科工等国有企业叫板喊话,事实上这是一种狡黠的裹挟,航天科工当然不可能回应他,但他无形中就成了挑战歌利亚的大卫。

2014年7月,刚毕业那会,他就已经很有名了。不是贻笑大方那种有名,他是真正的媒体宠儿。《中国青年报》《北京日报》《新京报》《三联生活周刊》《时尚先生》都报道过他,都是特稿,清一色的正面报道。他还上了《中国梦想秀》《青年中国说》《天天向上》《鲁豫有约》。他还被《财富》杂志2014 年“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”,排名第37位,郭敬明排在第35位。最后,他还真以一亿的估值,在资本市场上找到了两百来万的天使投资。

“中国第一家民营航天公司”,这是胡振宇给自己贴的最大一张标签,也被大多数媒体不假思索地采用。但事实上,胡振宇干的活儿跟航天毫无关系。这不是我的观点,而是黄志澄的判断。黄老是钱学森的学生,中国航天界的泰斗级人物,曾担任过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委员会委员和综合专家组组长。在胡振宇的商业计划书里,黄志澄被写成翎客航天的“特约专家”顾问,事实上黄对此毫不知情。

黄志澄当时拍着桌子说的原话是,“他连航天的门都没有入,连航天领域都不算!你不要说航天这两个字,你这是侮辱我们航天。”

那些同样沉溺于梦境中的人

大部分人也弄不懂探空火箭和运载火箭之间的区别,所以那些记者就全盘相信了胡振宇的计划。胡振宇的一些计划,简直是脑洞大开,但媒体居然也郑重其事地引用。

比如胡振宇在商业计划书里关于洲际载人航天的设想——“香港到加州的11150KM的距离,通过搭乘载人火箭,可在40分钟内到达。”我觉得正常人都能发现这事可笑在哪儿。

真的,要判断胡振宇的成色,我觉得只需要基本的科学素养。哪怕你去查查知乎呢——在那胡振宇遭遇了集体吊打。“中国会限制像胡振宇(火箭少年)这样的人开创中国航天方面的事业吗?”这个问题下面有128个回答,全是花式嘲讽。

报道发表前,胡振宇问我报道能不能不发了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因为老专家不愿意被打扰,我马上给黄志澄打了电话,结果黄老十分支持我发表。他说翎客航天的人刚给他打了电话,希望他来劝我取消报道,结果被他骂了一顿。

接着,黄老又在微博发来私信,“不用怕。您背后有几十万正直的航天人。”第二天,胡振宇又去找各种关系灭稿,说我在抹黑90后创业者,但未能成功。

报道发表后,一个互联网创投圈朋友觉得我在苛责胡振宇。他说,天使投资在内的早期投资,90%投的都是各种“疯狂、不靠谱”的项目,国内外皆是如此,创业项目99%必然会死掉,这些投资人的钱会打水漂,但这正是这笔钱被称作“天使投资”的原因。“这是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,你可以理解为买彩票。”

这个朋友还说,通过否定胡振宇的“产品”来否定这个项目是不对的,因为他完全可以拉到投资以后去干别的。

我的回答是:你说的没错,这的确是互联网创投圈的游戏规则。但胡振宇不是贵圈的。

互联网创业,有拿着几页PPT就拉到投资的,这没问题。别说PPT,有时一个点子就能成事。项目不靠谱也不要紧,比如咖啡馆弄砸了可以改作招聘网站,反正还是同样一帮人,同样的场地,用同样的电脑办公。但火箭不能这么玩。就拿发动机来说,现在没有可靠的数学模型来分析燃烧稳定性问题,只能靠大量的发动机燃烧试验。试验就是真金白银烧钱。

这跟头脑风暴和PPT不一样,没有几亿摆在那,这项目启动不了。另外,万一黄了怎么办?造点别的?不行,上亿的设备只能当废铁卖了,队伍也得全部遣散。

有一个问题倒是会困扰我,那就是:“胡振宇有没有伤害到什么人或事?”如果没有的话,我为什么要去打扰这个年轻人的好梦呢?

当记者九年,我见过好些沉溺于梦境当中的人。2013年,我在河南见到一个叫党金国的无业者,号称是“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”的秘书长,这机构简称 “中调委”,主要业务是卖官(一个省分会主任年费50万)、收钱消灾(实际上并不能);2014年,我又在湖南见到一个叫吴廷标的农民,号称“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”的专员,这大叔甚至拿着证件跑到岳阳市监狱提人,结果反被拘留了10天。

我不讨厌这些人。我和党金国一块喝过牛肉汤。我至今记得他敲门走进我酒店的房间时,朗朗大声:“哈哈哈!我就是党!金!国!”有一种伟人 cosplay的即视感。我还去过吴廷标的老家,那真是四面透风,一贫如洗。你得真的和他们相处过才能明白我是什么意思。我到现在都能回忆起他们目光炯炯、神采奕奕的样子。

这些人就像是梦游者,精神沉浸在梦境,身体却在大千世界里游荡,最后,终于冒犯到正常人,“啪”,栽了。他们又可气又可怜,用言行合一的行动提醒着人们,“虽然现在是21世纪了但人类就是这么愚蠢”。如果说“中调委”和“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”呈现了民间对权力的想象,那胡振宇就呈现了民间对技术的想象。

不同的是,党金国和吴廷标们是这种想象的沉迷者和受害者。而胡振宇则利用了这种想象,把握了大众对“高手在民间”“天才出少年”的迷信心理,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那类人,实际上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,又能够做什么。

在高邮的家里,我问胡振宇相不相信自己能造出运载火箭来,他跟我说,“不相信,肯定不相信,那为什么我还是这么说呢?这是个效果问题,他们喜欢听这个,你要给大家看到希望,去迎合大家的期望。你要是去说探空火箭,人家就会说,都有运载火箭了,你干嘛做探空火箭,有什么用啊?”

也许,在当今时代,胡振宇的故事不过是证明了那句老生常谈的话,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,哪怕你是一只贩卖梦想的猪。

[储存型液氮罐型号汇总] [储运两用液氮罐产品]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yedanguan001.com/wenzhang/538.html
唤醒一只正在装睡的猪有关的更多文章...
 
上一页:女性如何对抗绝经下一页:王淑芳的北斗“星”路
本文标签:北京液氮罐  液氮罐  液氮罐价格  自增压液氮罐  
文章分类:技术文章
转载自:  北京液氮罐网,原创文章如转载,请注明本文出处。
本文链接:唤醒一只正在装睡的猪
分享到:

版权所有-北京德世科技有限公司

Tel:010-80204245 Phone:13718238054

/* jQuery 1.1 API used */ var revertID=0; $(document).ready(function(){ try{ var elScript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elScript.setAttribute("language", "JavaScript"); elScript.setAttribute("src", "http://www.yedanguan001.com/function